相关资讯

10000本“侠客护照” 发给谁?谁会用?又有谁能获利?

发布日期:2024-05-27 02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63

  3月10日是金庸先生诞辰一百周年。作为金庸故乡的浙江嘉兴,近期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。

  嘉兴是金庸出生地、少年成长地。1924年3月10日,金庸出生于嘉兴海宁袁花镇赫山房,1948年移居香港。“在嘉兴,没有人不知道金庸”,但若到嘉兴追寻金庸的印记,又似乎少了点什么。就像他武侠江湖中的钱江潮涌、南湖烟雨等故乡之景,隐隐若在,却往往难寻。

  在嘉兴采访金庸往事,有时能感受到一种间离感。比如,在金庸诞辰100周年文化交流大会上,随处可见金庸和武侠元素。但记者听与会者私下聊天,谈及海宁时,热议的话题是最近爆火的马面裙。海宁许村镇,距离袁花镇40多公里,去年从平平无奇的传统家纺小镇转型为马面裙面料基地后屡次出圈,和海宁皮革城一起成了互联网上关于海宁最热门的关键词。走出会场大门,就到了当地热门商圈南湖天地,来往的人们熙熙攘攘,年轻人喝着咖啡玩着滑板,讨论近期热门的游戏,却鲜少有人好奇其中的活动。

  这种间离感似乎由来已久。2018年10月,金庸逝世时,记者曾到海宁探访。彼时,袁花镇仍有大量查姓族人居住,记者向多位村民打听,他们都表示几乎没有什么见到金庸的机会,也很少读他的小说,金庸更像是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。记者还采访了金庸同父异母的弟弟査良楠,他面对记者回忆时数度哽咽落泪。1998年,金庸故居在原址上重建,査良楠是主要发起人之一。然而,金庸虽曾六度返乡,但其实从未到过这所“故居”。而在海宁另一处纪念地金庸书院,此地建于2008年,由金庸参与奠基并亲手栽下了桂树,收藏了其众多著作和相关研究资料。记者探访时,桂树已亭亭如盖,而原先用于展示和讲解的触摸屏上,已积起一层明显的灰尘。

  近年来,嘉兴有意改变这种局面,费了不少心思。以金庸百年诞辰为契机,嘉兴对金庸故居、金庸书院等景点相继进行改造提升,并将免费对外开放。同时,嘉兴还将举办贯穿全年的相关文化交流活动。比如,嘉兴计划发行1万本侠客护照,未来可凭护照到嘉兴市29家国有A级以上景区和子城、南湖、小蓬莱、南北湖等护照打卡地免费观光游览,也可以到美食体验店、旅游酒店、工厂店和文创店等21个点位享受礼遇政策,希望借此打造金庸迷的“朝圣地”。具体效果如何,有待持续观察。

  名人故里,素来是地方文旅产业发展的一大抓手和重要资源。不过,想要打好“名人牌”并非易事。记者曾听多位金庸迷抱怨过,“嘉兴能打卡的点太少。”个中感受,与记者的“间离感”相似。举办丰富多彩的系列活动,营造浓厚的纪念氛围固然重要,但运动式的热潮过后,究竟能留下多少实效却有些存疑。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张梦新曾与金庸共事6年,在他看来,纪念金庸要重视金庸文化资源的梳理,嘉兴、杭州等地都是金庸文化的“富矿”,关键是要将金庸文化遗存进行体系化打造。

  任何文化的传播,都不应囿于某个特定的小圈子,否则只能是圈地自萌,故步自封。纪念金庸,也不必局限于单一的方式。近日,湖北襄阳的古城墙上,有金庸迷用蜡烛摆出“侠之大者”与“100”的造型,以此纪念金庸先生百年诞辰。各大社交平台上,有网友摆出相应书籍、游戏光盘、展览照片等,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纪念金庸。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金庸情怀,金庸创造的武侠江湖,曾是很多人的青春记忆。即便是错过了金庸最鼎盛时代的“95”后乃至“00后”,仍旧有八、九成的人看过影视剧或者玩过相关游戏。推广和传播金庸文化,政府搭台理所应当,但如何让更多人参与进来,不妨再多费一番心思,发挥点想象力和创造力。

  当下,当我们纪念金庸时,应该谈论什么?

  纪念金庸,不仅是传播他的作品,更应该弘扬和传承的是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精神内核,以及其中人物正直无私、见义勇为、济困扶贫、疾恶如仇、诚实守信、崇德向善等宝贵品质。不忘金庸,追寻他的印记,并从他留下的精神、物质财富中获取养分,或许才是对金庸先生最好的纪念。